氏祱

【手冢国光生贺】恭喜部长又老了一岁ヾ(✿゚▽゚)ノ

  • 是在部长的生日这一天,网球部众人献上祝福的暖心(大概吧?)故事!

  • 有冢不二要素!

  • 人物属于许斐,OOC属于我

  • 谢谢观赏!


手冢国光发现自己青学网球部员集体有事情瞒着他。

他非常确定。

例如网球场里的菊丸桃城越前分明就是聚集在一起用即使已经尽力压低却仍藏不住满满的兴奋的语气商量着什么特别开心的事,却在余光瞟到手冢时就立刻将话题换成了严肃的双人阵型的讨论。


再例如大石在社团活动室里手捧着一本笔记本并焦虑地走来走去并完全没有意识到手冢的接近,在被手冢的呼唤声打断思路后手忙脚乱地将笔记本藏到背后去,并露出了一看就明白心里有鬼的笑脸冲着手冢打哈哈。


诸如此类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例子,数不胜数。

手冢叹了口气,无可奈何。

若是以往遇到了这样的事,他必定是要去纠正网球部里这散乱的作风的,但现在又偏偏是这样的情况,让他实在束手无策。

手冢国光无奈异常。

 

 

 


…………

“抱歉手冢,说好要一起去借书的,结果不小心耽误了一下,让你久等了吧。”

不二从远处小跑过来,并在手冢跟前停下,双手合十,露出了稍带歉意的微笑。

手冢冲他点点头,“没事,我也刚到。”说罢便转身向前走,不二跟在了手冢身侧。

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手冢还在思考怎么解决现在让他头疼的这个问题,过了半晌才注意到一直以来非常健谈的不二竟然一声不发,手冢下意识转头去看,发现在他发呆的这段时间里不二似乎一直在用饶有趣味的蓝眸注视着他,手冢不由自主地有些赧然。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二有些笑出了声,眯起了眼睛又将视线转向了前方:“没,就是觉得手冢也不挺容易的吧。”

手冢投去疑惑的眼神。

“最近网球部里的大家,让手冢觉得有些难办吧?”

发觉自己的心思被不二察觉到了,手冢也不打算隐瞒,他点了点头:“确实有些。但是再过段时间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嗯~看来手冢已经猜到原因了?”

“啊。最近被爷爷提醒了,问我想要怎样的礼物,就意识到了。 虽然很感谢他们的心意,但是就这样放任他们不重视网球也是不行的啊。”

是的,手冢的生日要到了,就在下个星期。

在被爷爷提醒之前,手冢也确确实实将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但一旦想起来了,再结合之前大家太过明显的举动,所有的事情就都被串起来了。

手冢国光在这方面虽然迟钝,但也不至于连这件事情都意识不到。

“原来是这样。那,手冢期待吗?对于大家给你准备了好久的惊喜。”

“你已经知道了吗?”

“好歹我也参与准备了嘛。但是不能说喔,毕竟是‘惊喜’呢。”

看着歪着脑袋的不二和他脸上略带狡黠的笑意,手冢的唇角也不自觉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嗯。”

 

 

 

 

接下来的几天按部就班,在手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状态下,青学众们浑水摸鱼有惊无险地完成了最后的准备。

终于,到了重头戏的那一天。

意料之中地在部活结束后被叫住的手冢,意料之中地被以开会的名义拉去到了隆的寿司店门前,意料之中地被要求第一个拉开店门。

手冢国光无奈却又欣慰地想着接下来如何去迎接意料之中的礼炮和祝福,才能看起来惊喜而又自然。面上却不动声色。

手冢拉开了隆寿司的店门。

 

 

 

 

奶油是什么样的味道?

 

手冢国光负责任地告诉你,是令人窒息的味道。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机关,能让一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面上铺满了鲜奶油的蛋糕在开门的一瞬间直接飞过来,以一个让人猝不及防的速度恰好打在了进门者的脸上。

 

手冢国光刚刚迈进门的半步凝固了,而剩下那半步他实在是无法继续迈出了。

……这可是扎扎实实的意料之外。

 

就在这之前,手冢对于大家为他准备生日派对的事情还暗自在心中感慨过网球部众人的重情义,私底下感动的一塌糊涂。

但现实中手冢脸上的一片黏腻告诉他,一切都是骗人的。

还没等他来得及对此做出任何反应,手冢的耳边又立刻炸开了一阵巨响,以及慢慢飘落到头顶的五彩纸屑。

“生日快乐!手冢(部长)!”

这时手冢期待了半天的礼炮和众人情绪过于高涨的祝福声才姗姗来迟,伴随着时不时有人憋不住的扭曲的笑声,甚至还可以听得到微弱的快门的声音。

糊在脸上稀巴烂的奶油蛋糕开始缓缓滑落,头顶着彩纸手冢国光就这样接受了众人的祝福,然而此时他连张嘴说话都做不到。

 

假的,都是假的。


手冢国光异常怀疑人生。

 

 

 

……“让我们最后!再给我们的手冢国光部长献上祝福!生日快乐!”

 

门外的夜色已深,但隆寿司店中仍旧十分热闹。经过了一晚上的庆祝,也到了不得不散场的时间。明明没有喝酒精饮料却感觉像是醉了一样的菊丸英二抑扬顿挫地说完了结束语,这次的生日宴会就算真的闭幕了。

 

众人与隆道别,从隆的寿司店中离开,在途中的一个个岔路口挥手作别,回过神来,剩下同路的就只有手冢和不二了。

 

他们一前一后差了半步的距离,步调不紧不慢。

 

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沉默的气氛并不会让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觉得不自在。

 

“不二。”在沉默持续了一段不短的距离后,手冢突然开口。

 

“嗯?”

 

“那个蛋糕,”手冢想着,有些无奈,“是你准备的吧?”


“……被发现啦?”

手冢叹了口气:“除了你,也没有人会有这样的点子了。”

不二周助抿起唇角:“还真是了解我呢。”

“毕竟既然手冢你已经猜到了,如果不加点真正令人惊讶的东西,大家这么久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留了这么久的‘惊喜’也没有意思了呢。”

真是老样子让人跟不上他的思路。手冢想到。

当时就在众人对着满脸蛋糕的手冢拉响礼炮后,空气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但众人没有给手冢反应过来的机会,先是所有人指缝贴裤缝的九十度鞠躬道歉,接着马上就来了一条热乎乎的湿毛巾将手冢脸上地奶油尽数清理得干干净净,连衣服上也不带留下一点痕迹。大石菊丸满脸堆笑地拉着手冢走向了属于寿星的特等席,桃城端茶海堂送水,越前则负责跟在后边给入座的手冢带上了寿星帽,穿着厨师服的隆从后厨端上了特制的寿司蛋糕,手冢国光就这样在众人的簇拥以及此起彼伏的祝福之中坐在了一个众星捧月的位置。

一系列的堪比海底捞的服务和恰到好处的时机的道歉和祝福让手冢国光完全找不到发火的机会。紧接着又是乾一根一根地插好了蜡烛后不二的“手冢看镜头”,不知谁把灯一关开始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手冢稀里糊涂地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把蜡烛一吹,就这样赶鸭子上架般地完成了仪式。

姑且不说一开始的闹剧,手冢觉得这次的生日宴会,过得还算挺开心的。隆除了寿司蛋糕之外,还准备了手冢喜欢的鳗鱼茶。而来自部员们的礼物,也是他一直想要的世界名山写真集。就好像他的喜好事先被人细细的调查了一番一样。

 

“接下来的那些,也是你安排的吧?”

 

——指的是那些看起来训练有素的事后清理以及恰到好处的马屁。

 

“嗯……谁知道呢。”不二俏皮地耸了耸肩。

 

“英二和桃子他们,一开始确实嚷着‘手冢部长肯定会罚跑圈跑到死的吧!’‘会被杀死的——’之类的,想都不敢想来着,直到我做了好多次担保他们才勉勉强强答应了下来。”

 

“呵呵,现在想起他们当时的表情都会觉得好笑呢,哈哈哈。”

 

当着被整蛊的当事人的面自豪地陈述着自己的计划,手冢甚至有些想敲开不二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这么想着,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手冢曲起手指伸到了不二的脑门前,在不二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话的时候用不轻不重的力道敲了一下。

 

不二有些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以往一直眯成两道弧线的的眼睛现在不可置信地瞪得大大的,不二望向手冢,冰蓝色的瞳孔微微有些发颤,似乎完全不敢相信刚才做出那样宛如恋人般亲昵的举止的人会是手冢国光。

 

将不二罕见的有些慌乱的表情尽数收在眼底,手冢不动声色地欣赏了一会儿,将头转了回去。

 

空气又恢复了沉默。暧昧不清的氛围在两个人之间弥漫。

 

不二用手背碰着鼻子,挡住自己的脸,闷不做声地让自己冷静了下来。这才发现前方不远处就到了他家,但手冢还在与他同行。

 

“诶?手冢的家不是在……”

 

“嗯,在刚刚那个路口就应该拐弯的。”手冢回答道。

 

“那……”

 

两人在不二的门口停下了脚步,手冢明白不二想问的是什么,但他不打算回答。


“那么,就这样。”手冢确认不二到了家,这才转身离开,真正准备回家。“明天见。”


眼看手冢就要走远,不二突然出声:“呐,手冢。”


“?”手冢转过身来。


“log a (a^b)等于?”


‘b。’手冢立刻想到了答案,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不久前的一段记忆进入到了他的脑中。


“好啦,就这样。”不二笑笑,不再理会手冢,开门转身进了屋内。


意识到不二拐着弯儿要向他表示的东西,手冢呆站在门外,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们此时的心情,除了互相之间,谁也察觉不到。


你的下句话是——?




祝,手冢国光,2018生日快乐!!

喜欢了他们这么多年了,这次总算是第一次,赶着末班车好好地为他庆生了!

这可真的算得上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同人了……有着各种各样的OOC还有语言不畅,大家还愿意读下来,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至于文章最后的那个,可以算是梗吧?不知道的或者不记得了的小伙伴们可以去补一补冢不二的声音特典!

那么,以后若是还有机会的话再会吧!